菜单导航

那年夏天

高中作文 时间:2020-06-24 15:51:50
那年夏天

“古城河畔你牵我走过.外廊的夕阳已在记忆中斑驳”
--题记
很小的时侯.朦朦胧胧地只记得.他似乎很喜欢跟几个牌友一起唠嗑.拉拉家常.楼下那家杂货店总是亮着昏昏散散的白炽光.他跟一堆老爷爷坐在店门口打牌.似乎也会打到凌晨.也总喜欢趴在窗边.歪着头听他们有一声没一声的絮絮叨叨.远处居民楼的灯零零碎碎的.“嗒”地一声埋进了童年深处……
还是想回那个地方去找找他. 看看还有没有他的影子……
他吧. 很多事情都记不太清了.就像小巷尽头那盏昏黄的路灯一样.带着某种魔力.靠近一步.心就被揪的生疼.
他和她是我小时候撒娇玩闹的全部底气.也是现在提起来就会红了眼眶的人.
大概是年纪小不懂事.看不到他悄悄揣到我兜里的钱.看不到他偷偷使眼色逗我笑的样子.我看到的.只有他对哥哥弟弟理所应当却被我固执扭曲成偏心的爱.
我这个自以为是.固执缺爱的孩子.就这样静悄悄地耗完了他的一生.
也喜欢走在曾经小学的那条小路上.下雨天的时候.雨顺着屋檐滴滴答答地淌了一地.雨水慢慢地积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水洼.乍一看.整条小道都像是披上了一层银光.太阳出来的时候.雨水折射出带点儿明媚的色彩.熠熠生辉.
明明早已没有当时的那股稚气.却还总是会踩上一脚污水坑.然后像当初一样背着书包一路跳着回家.他也总是会在小道尽头等我.皱皱眉.一手接过我没有书本空有其表的书包.一手撑开小伞递给我.然后走过那条不知走了多少次的小路.因为啊.奶奶在家里等我们回家呢.
“我的故事都是关于你啊. ”
后来转了学.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广场那些小角落里找他.模模糊糊也只记得.五六点放学后的下午.夕阳一缕缕地洒在大地上.天边是染红了的晚霞.烧红了半边天.染黄了半边天.我提着书包.不知从哪个小角落里一下子蹦到他面前.风儿总喜欢撩起那时几乎齐耳的短发.我摇摇晃晃地扯着他的衣角.先是嘻嘻地笑一下.然后伸出手.拉长了嗓子撒娇:“爷爷――”
再后来.应该是所谓的成长吧.从上初中起.我和哥哥弟弟相继离开了这个家.那个曾经洒满了阳光和欢笑的地方.只剩下两个老人苍白的絮絮叨叨.我把我的所有时间通通付之于手机屏幕和那些所谓的朋友.
我像那些青春期沉迷于吃喝玩乐的人一样.玩着玩着.就忘了回家.
他也垮了.我总觉得.是他走的太仓促.后来恍若如梦初醒.原来是我对他日益恶化的病情视而不见.
那几天正值期末考.我浑浑噩噩地跟着父母奔波于学校和老家.每天听得最多的就是他呼吸突然急促之后全家人的哭喊.再到他慢慢平复呼吸后家人在一旁偷偷擦眼泪的样子.
我不敢靠近.
大概是不肯承认这个事实.以前能背着我们回家的人.现在只剩下了一口气儿.双颊瘦得骨头凸起.眼窝却是深陷.眼眸里全是麻木.如同一口干涸了很久的枯井.
也会趁没人的时候像他以前牵我那样牵牵他的手.入手便是一片冰凉.然后再忍着眼泪丢下他的手仓惶地逃走.躲在没人的角落哭一阵儿.
那个时候就懂了.他大概是真的要走了.
挨过那暗无天日的几天.他没有预兆又像是早有预兆地丢开了我们的手.
匆匆地办完白事.又匆匆地离开了那个养我长大的地方.绿草依在.青松依在. 故人却早已不在.
还是会很想他.也还是会偶尔地觉得他应该还在.
走在老城的街头.夕阳将影子拉得很长.像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.猛地回头.看见一个爷爷正牵着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.
忽地有些恍神.恍若回到了那年夏天.故人倾身陪在右旁……